三亚美澜瑜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官网  中文 | 英文

电话:400-080-6666   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产品推荐
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公司新闻 醉心禅修和瑜伽 郑钧:终于学会驾驭生活

醉心禅修和瑜伽 郑钧:终于学会驾驭生活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7-05-11 19:52:23


  上一次发整张专辑是2007年,上一次在北京开唱是2010年,郑钧可谓阔别舞台已久。6月24日,那个曾唱着《灰姑娘》和《回到拉萨》的郑钧,终于决定回归舞台,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名为“私奔”的演唱会。“对我人生最有帮助的,其实就是我在音乐上蛰伏的这几年。”近几年醉心于禅修、打坐、瑜伽的他,脸上有种“悟透了”的表情,“我终于学会驾驭生活。”

  看看郑钧近10年的“工作履历”:拍摄电影《摇滚藏獒》,跨界互联网推举新兴音乐人,以年为时间单位发了几首单曲……要说音乐是他的老本行,他显得相当不务正业。“我手机里其实存了很多吉他弹的小样,我最近一看,都有上百首了。”郑钧说话慢条斯理,丝毫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意思,风轻云淡的样子,也全无往日“躁起来”的风格,“自己写是一回事,拿出来给别人听是另一回事。”郑钧说,不发专辑是不想刻意刷存在感,就像这次办演唱会,也不是刻意为之,而是觉得现在状态还可以,“那就办一下吧!”

  印象里,郑钧是一个十足的摇滚青年,出生于西北给了他火辣辣直爽爽的性子。写《赤裸裸》《回到拉萨》等歌曲时,他都充满力量,在台上也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派头。可郑钧却说,那是他最焦虑的时候,“20多岁的我就像个无头苍蝇,天天在外面跑,看起来非常精彩,其实完全找不到方向。”当时他还经常失眠,夜里三四点钟睡不着,就戴上耳机,开着特别吵闹的音乐,听着金属声在耳朵里有节奏地轰鸣,这样才能睡着。

  “很多人都问我《赤裸裸》《回到拉萨》这些歌是怎么写的,都是喝大酒之后写的。像《赤裸裸》,当时就是自己写着玩的。”郑钧说,这辈子并没想当一个音乐家,只是想学会驾驭自己的生活。“可创作是一件特别拧巴的事,你要掏心掏肺,一定要跟自己过不去,而且必须一直在这种状态中。”也就是那段时间,郑钧把自己的身体“作”得很不好。

  可再看马上就50岁的郑钧,除了从他戴着的黑墨镜,还能找到些昔日的潇洒范儿,他脸上的表情却始终平静,说着话时,向上牵动着嘴角,透着一股超脱的味道。“我现在过的是半僧人生活,打坐、瑜伽、禅修,也回归了家庭。”这么一看,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意义,说话都玄妙起来,“我越来越懂得怎么去驾驭生活。二十几岁时,我被生活驾驭着,走到哪儿算哪儿;现在我是自由的,开上车,自己走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就连在舞台上怒吼,都像是进入了禅定的状态。”

所属类别: 公司新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